酷我-北美枫 首页 -> Blogs(博客) -> 飞云浦

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田家英《从侯方域说起》


星期二 一月 31, 2017 12:51 pm


两年前读过《侯方域文集》,留下的印象是:太悲凉了。

至今未忘的句子“烟雨南陵独回首,愁绝烽火搔上毛”,就是清晰地刻画出书生遭变,恣睢辛苦,那种愤懑抑郁,对故国哀思的心情。

一个人,身经巨变,感慨自然会多的。不过也要这人还有血一性一,热情,不作“摇身一变”才行,不然,便会三翻四 覆,前后矛盾。比如侯方域吧,“烟雨南陵独回首”,真有点“侧身四顾不忘故国者能有几人”的口气;然而曾几何时,这位复社台柱,前明公子,已经出来应大清的顺天乡试,投身新朝廷了。这里自然我们不能苛责他的,“普天之下”此时已是“莫非”大清的“王土”,这种人也就不能指为汉一奸一,况且过去束一奴一的一奴一才已经成为一奴一隶,向上爬去原系此辈常一性一,也就不免会企望龙门一跳,跃为新主子的一奴一才。“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近几年来我们不是看得很多:写过斗争,颂过光明,而现也正在领饷作事,倒置是非的作家们的嘴脸。

不过侯方域究竟是一个生长在离乱年间的书生,晚年写作虽处处在避免触着新主的隐痛,言文早已含蓄婉转,但也还有一二一精一辟的意见。比如在《与李其书》,论到统制言论的问题:当天下分裂之际,倘朝野清议犹存,则其乱暂;若夫骨鲠在喉不能吐,直言苦日不得陈,则国尚何可为!

这意见是大致不错的。古今中外的史实都在证明,临到国破世乱,民族在生死中挣扎时,我们常见的倒不仅清议不存,且正是混淆黑白的言论充斥不堪。明末如此,三百多年后的今天也何尝不如此。近一二年来,国内言论的道路不正是愈来愈为险窄,也愈来愈为魑魅吗:不准写,不准看的明法暗规很多很多,坚持抗战进步的文字被删削到不知所云,人民的喉舌在重压下面,萎一缩干枯以至于死。收买,威迫……一切昏愦无一耻法宝的使用,正在“方兴未艾”呢!

而这,还有“以宣传对宣传”的一面。——其实不稳当的言论早已或是一逼一死,或是困难发行,那里还有“宣传”可“对”,应当叫做独家专一卖了吧。就以近两月的来看:有的在《抗战胜利后的中国》题目之下,大家谈梦说幻,写出的理想不外坐汽车兜风于绿荫蔽行的大路之上,卧躺椅喝冰琪琳于斗室之中等等之类。有的正在研讨中国作家中那些属于“技巧派”,这回连“汪政权”下的文化小狗穆时英的大文也捧出来“示范”。除开“艳一史 ”,“秘闻”,身边琐事,那“经国大业”是:有的写作“中一共 一党一 史”,结论自然是共一产一党一 历史太不清白。激进的主张:“先瓦解八路军,以后扫荡边区”。稳重的在“从历史的叙述,政策的检讨,以及革命一性一质的分析中”,“证明中一共 参加国民革命而又破坏居民革命是必然的”,“除了最后解决外,没有其它办法”。嘁嘁喳喳,说是在说“良心话”了,其实真使人分不出人言还是鬼语。翘一起一条尾巴,算做一面大旗,萃聚几名同类,便有书报期刊,冲杀上阵,浩浩荡荡。……这样清议不存,鬼论塞道的原因,侯方域是不了解,或者了解了却未便名言,他只客客气气地带过一笔:“夫门户日深,水火日急也。”他自己参加过明末的“门户”“水火”,这里自然有点“忏悔”的意思。其实真像不在“日深”“日急”,而是有人恋着自己的权势;防制蚁民翻身,需要设备格杀异端的绞架,维持秩序的监狱,也需要颠倒是非的言论,对付“纷歧错综思想”的方法,是与防制异己的政治同时存在。

结果是弄到青年学生无书可读。侯方域在同文另一段说:“青笈之悬,士论诋之。”这说的是阮大铖得势之日,禁止复社文字流布,自己却“付梓”了许多文存,但当时士林都以案置这类文籍为耻。若干年来中国人在欺骗愚弄之下,从别人说谎、自己受欺中间,已经生长成了智慧和聪明,已经具备了生存的起码常识:凡他们惧的、骂的、禁的就是好的;凡要知道这事实的真相,就首先不相信他们的傥论与正言。

深夜烛光摇曳中,偷读禁书的青年很多,到官办书坊购买几册的却是太少。尽管编辑先生一再捏言“本刊近来接到香港以及国内各地来信很多,读者一爱一护之深,使我们感愧”;订费一再跌价,“减轻读者负担”;其实那怕贬价到零,派订还附送画报,也难博得阅者正眼相视。表面在故装热闹,骨子里的空虚和荒凉是显然的。

原载!”942年!”月8日延安《解放日报》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白桦林


星期一 一月 30, 2017 5:55 pm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
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
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
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
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
白桦林小伙子拿起枪奔赴边疆
心上人你不要为我担心
等着我回来在那片白桦林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
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
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
年轻的人们消逝在白桦林
噩耗声传来在那个午后
心上人战死在远方沙场
她默默来到那片白桦林
望眼欲穿地每天守在那里
她说他只是迷失在远方
他一定会来
来这片白桦林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
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
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
年轻的人们消逝在白桦林
长长的路呀就要到尽头
那姑娘已经是白发苍苍
她时常听他在枕边呼唤
“来吧 亲爱的 来这片白桦林”
在死的时候她喃喃地说
我来了 等着我 在那片白桦林”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吊雾霾文


星期一 一月 30, 2017 9:24 am


伤心哉!一气忽作,万物遁形;天地易色,日月晦光。其侵之于物,善灭绚丽之彩;灌入口鼻,能污心肺之白;摩天楼惭夸形体伟岸,霓虹灯羞掩色彩缤纷。豪宅画栋而雕梁,难逃饕餮之口;陋室瓦灶悬绳床,尽葬魍魉之腹。家家关门闭户,人人掩口塞鼻;靓女娇娃,顿失月貌花容,俊男帅哥,岂甘灰头土脸。大城小邑,悉遭雾霾之殃;军民人等,皆受昏沉之苦。屈淫威者俯首称臣,抗横暴者喑呜挣扎。驰道纵横,无奈红绿信号灯多,皆失闪烁之光,不及司南,定经纬辨方向;雄州雾列,可怜竟无一个男儿,奋发人龙之俊,效禹导水,驯雾霾还蓝天。

雾霾之为恶,由来久矣。首发京城,祸起大都,滋生蔓延,遍及城乡。倏尔昏天,飘忽塞地。顺情势以勃发,依时令而肆虐。长河两岸大江南北,土地平旷沃野千里;皆鱼米稻粱花红柳绿之地,人间天堂膏腴先富之乡,率先受其害,屡屡遭其殇。香车宝马与之亲密相拥,深恨惨遭霾汰;蜗居陋巷苦被轻薄强暴,含垢忍其雾入。大都灯红酒绿,巨城车水马龙,商贾星驰云集,俊彩逐财竞富,乃施政发令中枢,资源聚散中心,一任雾霾纵横驰骋,鲜见有所为作。

此物猖狂,贵贱遭殃,循源头议成因,官民之说或异。炭火烧烤细烟缭绕,民甘肉鲜味美,传承千载不绝,轻被官谤,竟成元恶之凶。稔熟而秸秆残,农人焚而焰火起,竟无策变废为宝,驰走卒暴力围剿,从此祸延千家万户,遗恨赤子百姓。炉火红而钢成,身家小而罪兴,于是毁厂炸炉,敕军令急星火,数十万顷刻失业,谁怜晚景凄凉?或借治雾霾之名,行托钢价保大弃小之实,是耶非耶?更荒唐者,莫如劲风不来,天日以是不开。守霾而怠政,听天由命,亘古以来,无出其右者!

君不见,岁末隆冬,田无可收稼禾,路绝烧烤摊贩,小钢铁分崩离析,而雾霾日盛,怨声不绝于耳。又不见,道路蛛网交织,车流昼夜不息,燃化石油品,排有毒废气。顶花翎缠玉带者,昂昂乎廊庙之器,飘飘然经世之才,尽视而不见,避而不谈,若非装聋作哑,必是心怀鬼胎。既无良策以治霾,但知忽悠而作戏,何异于行尸走肉!高薪养尔何用?岂不羞死,有何面目混迹于天下!

天道有常,阴阳化生,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权重,重不过脚下大地,心高,高不过头顶蓝天。世间资源有限,红尘欲望无穷。林毁而山崩,泽竭而鱼死;山崩鱼死,自然之道;毁林竭泽,是人作孽。假公义饱私囊,恣意劫掠;触天怒沸民冤,遗患无穷。每见作孽者择机出逃,卷资逍遥海外;惟满目河山疮痍滴泪,芸芸众生苦逼遭殃,岂谁之罪邪?敛贪财逐利之心,诚敬天畏地之情,戒奢侈尚节俭,慎游乐倡勤劳,惜财货,重道义,天地人合,熙熙而乐。高伐自然之罪,惯饰人过之非,可以休矣!

---正曰平平


高挂 小溪细水2013 留玉:2016-12-20 15:10:51
风一停,霾就到,北京产,中国造。应急办,发通告,治雾霾,老一套。车限行,单双号,停施工,关学校。控烧烤,禁鞭炮,路上走,戴口罩。 霾有毒,要知道,进肺里,去不掉。遇病变,没灵药,黄泉路,无老少。一吸霾,口舌燥,二吸霾,患感冒,三吸霾,难预料,再吸霾,死翘翘。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诗的经验──谈三本美国诗集


星期一 一月 30, 2017 8:34 am


诗的经验──谈三本美国诗集

一位美国名诗人在最近一次访问里说,每次他读到当代诗人的诗,总忍不住想:「是的,意思很好。可是为什么他不能把它做成一首诗呢?光是把它写下来是不够 的。」大部分的当代诗只是把它写下来,而不是努力为读者塑造一种诗的经验。这种照录的诱惑来自想把来到我们面前的东西保存下来的基本冲动。不管它是一个多 年与我们同在的故事,或是一个似乎带著一些我们想抓住的特殊知识或经验的稍纵即逝的瞬间。

几本新近出版的美国诗集却显示这种写下来的冲动能采取各种不同的途径。玛吉•皮尔西(Marge Piercy)在她的诗集《石头、纸、刀》( Stone, Paper, Knife, Knopf 出版社,定价十二•九五美元)里处理许多政治上及文化上的题目,也写日常生活的事物。但当诗人为了心中的某个题目而写作,诗很可能成为意见的工具而非探索 的方式。如果玛吉•皮尔西是在竞选,《石头、纸、刀》里的一些诗,也许是很好的精短演说,能够引起听众的强烈反应—欢呼声或嘘声。但很少人会说她对她的主 题-污染、性别偏见、战争贩子、无知男人及唯利是图的大公司对无助的人们特别是妇孺的虐待等等-有深刻的思考。她似乎满足于把表面的物象塞进诗里去。不管 她的攻讦有多真实,读者—不同于选民—要的是好作品,而不是过分的渲染或滥用的语言。虽然也许会有读者因为认同诗人的意见与态度而喜欢她的书,但如果一首 诗缺乏优异的艺术,它将无法引起那些不认同的读者的注意力,更不用说去说服他们了。

约翰•海恩斯(John Haines)是个略带冷酷气质的自然诗人。他的《冰河来的消息》(News From the Glacier, 卫斯理大学出版部,定价十五美元)在表面上看起来同皮尔西的诗似乎毫不相类。但皮尔西与海恩斯有一个共同点:亲近读者。他们都不曾在他们与诗中自己的声音 之间保持距离。他们都患了那种直抒胸臆的毛病。要是读者同意海恩斯对大自然的观点,那么他的这些诗也许不致过目即忘。但若读者不同意他的观点,那么这些原 野上的生生死死的象征能被记住乃是因为它们精确直接的观察与描写,而不是因为它们的艺术效果使我们的心再度充满感情与思想而引起共鸣。像皮尔西的书一样, 这本书的力量不在个别的诗,而在海恩斯的注意力与态度的累积效果。

这两本诗集可用来作为最近获得美国书奖的盖尔威•金内尔(Galway Kinnell)《诗选》(Selected Poems, Houghton Mifflin 出版社,定价十二•五美元)的背景。金内尔除了在纸上有强烈的亲切感外,更有强烈的观察力并且知道如何在他自己与作者之间保持距离与平衡。他的诗同皮尔西 与海恩斯的诗有两个不同点:一为语言,另一为诗的意识。金内尔是一个善于使用语言的艺术家,不是一个只会记录的作家。像皮尔西及海恩斯一样,金内尔也写大 自然,家庭琐事或社会事件,但在他的诗里,这些不仅仅是诗的主题,而是我们躲不开挡不住的悲欢的根源。他为我们生命里这些汹涌著生与死的无边感觉的时刻找 到了最合适、最有力、最富情感的字眼。

虽然皮尔西及海恩斯也许会给我们许多使我们深思的东西,金内尔给了我们他自己最强烈的经验里的精华,而这是全然不同的乐趣。这是诗。

在台湾,近年来的乡土文学论战终于使现代诗从迷幻的困境里走出来。这本是极可喜的现象,但正如所有的改革运动一样,有时免不了矫枉过正。不少诗人 因此也多多少少患了直抒胸臆的毛病。所幸许多有自觉的诗人及诗评家都已清楚看到了这种偏差。像《笠》诗社一再倡言的「现实经验的艺术导向」及复刊的《文 季》在发刊的话里所说的「伟大的文学,必须是具有高度的艺术性及高度的现实性的作品。」便是例子。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假以时日,我们的诗人们必能写出 兼具高度现实与艺术的伟大作品来。

一九八三年五月一日于芝加哥


发表于《笠》诗刊(115期,1983.6)

非马按: 无意中找到我在1983年写的这篇东西,觉得即使在今天,也许仍有值得认真的诗人们参考的价值,所以整理了出来。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不伏老 (關漢卿)


星期一 一月 30, 2017 8:12 am


【一枝花】攀出墻朶朶花,折臨路枝枝柳。花攀紅蕊嫩,柳折翠條柔,浪子風流。憑著我折柳攀花手,直煞得花殘柳敗休。半生來倚翠偎紅,一世裏眠花臥柳。

【梁州第七】我是箇普天下郎君領袖,蓋世界浪子班頭。願朱顏不改常依舊,花中消遣,酒內忘憂;分茶攧竹,打馬藏鬮。通五音六律滑熟,甚閑愁到我心頭?伴的是銀箏女銀臺前理銀箏笑倚銀屏,伴的是玉天仙攜玉手並玉肩同登玉樓,伴的是金釵客歌金縷捧金樽滿泛金甌。你道我老也,暫休,占排揚風月功名首,更玲瓏又剔透。我是箇錦陣花營都帥頭,曾翫府遊州。

【隔尾】子弟每是箇茅草崗、沙土窩、初生的兎羔兒乍向圍場上走,我是箇經籠罩、受索網、蒼翎毛老野雞,蹅踏的陣馬兒熟。經了些窩弓冷箭鑞槍頭,不曾落人後。恰不道人到中年萬事休,我怎肯虛度了春秋!

【尾】我是箇蒸不爛、煮不熟、搥不扁、炒不爆、嚮璫璫一粒銅豌豆,恁子弟每誰教你鑽入他鋤不斷、斫不下、解不開、頓不脫、慢騰騰千層錦套頭。我翫的是梁園月,飲的是東京酒,賞的是洛陽花,攀的是章臺柳。我也會圍棋、會蹴踘、會打圍、會插科、會歌舞、會吹彈、會嚥作、會吟詩、會雙陸,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賜與我這幾般兒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則除是閻王親自喚,神鬼自來勾,三魂歸地府,七魄喪冥幽。天哪,那其間纔不向烟花路兒上走!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钗头凤》---【阳关三叠】


星期一 一月 30, 2017 8:07 am


【阳关三叠】

清和节当春
渭城朝雨邑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进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霜夜与霜晨
湍行 湍行
长途越渡关津
惆怅役此身
历苦辛 历苦辛
历历苦辛宜自珍
宜自珍
渭城朝雨邑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进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依依顾恋不忍离
泪滴沾巾
无复相辅仁
感怀 感怀
思君十二时辰
参商各一垠
谁相因 谁相因
谁可相因
日驰神 日驰神
渭城朝雨邑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进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芳草遍如茵
旨酒 旨酒
未饮心先已醇
载驰 载驰
何日言旋辚
能酌几多巡
干巡有尽寸衷难泯
无尽的伤感
楚天湘水隔远滨
期早托鸿鳞
尺素申 尺素申
尺素频申如相亲
如相亲
噫 从今一别
两地相思入梦频
闻雁来宾

备注:此系剧中陆游外出和妻子唐婉分别时吟唱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Blog 拥有人: 主持
作者群: (没有)
Blog(博客): 观看所有文章
好友名单
Go: 上一页/下一页

日历

 «   <   »   >  一月 201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连络 主持

Email : Send E-mail
私人留言 : 发送私人留言 (PM)

MSN Messenger :

Yahoo Messenger :

AIM Address :

ICQ 号码 :

关于 主持

注册时间 : 星期四 十月 13, 2005 7:13 am

来自 :

职业 :

兴趣 :

留言板

主持
星期日 四月 13, 2008 1:48 pm

问好,肖今!

肖今
星期日 四月 13, 2008 12:13 pm

又来喝酒了!可比咱家女儿红

主持
星期四 二月 07, 2008 1:11 pm

各位网友,新春快乐!

谢谢来访,继续关注!

黑色闪电
星期二 二月 05, 2008 12:12 pm

来看主持
久违了,春节快乐!

肖今
星期二 一月 01, 2008 3:29 am

呵呵,相信这是一个深深的老酒坛子!

祝新年快乐

秋天的枫叶林
星期日 十二月 23, 2007 11:27 pm

问好主持,圣诞快乐!

frankjiang
星期日 十二月 23, 2007 9:38 am

祝福圣诞快乐!

山城子
星期六 十二月 22, 2007 10:32 am

问好!

秋天的枫叶林
星期三 十一月 07, 2007 7:24 am

找来看戏来了。一直以为你这里戏特多。 Laughing

黄崇超
星期六 九月 29, 2007 7:28 am

祝国庆节快乐!

 成员名称:

 主页:

 留言:
检视和加入笑脸  

Blog(博客)

Blog(博客)启始于 : 星期日 二月 25, 2007 3:08 pm
文章数量 : 6298
Blog(博客)历史 : 4077 天
回响总数 : 803
观看人数 : 2697765

RSS

RSS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