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我-北美枫 首页 -> Blogs(博客) -> 飞云浦

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何必莫名惊诧?!


星期三 一月 03, 2018 4:57 pm


本来,不想参杂。

尤其是对方气势汹汹的时候。

鉴于青姐和我同为编剧,难免惺惺相惜。拖这病体,勉强塞责。

食色性也,无人否定。

谴责方主要的着眼点是舞台不该。

换句话说,影视屏幕再怎么回形针,再怎么正面全裸,不是舞台上的真人秀。可以允许。哪怕大家蜂拥跨过罗湖桥。

舞台方寸,小剧场几百坐位,面对面,潘金莲露个背便是大逆不道。

这件事可以分三部分来说。

第一,还是那句老话,没必要充卫道士。周立波曾披露文革,大家抢着坐电影院前排,为了看列宁在一九一八中的天鹅湖美女几乎能看到的紧身内裤。最近,又看到说芭蕾样板红色娘子军,绑腿和短军裤之间的性感大腿也是稀罕物。

前者不光是电影,有现实舞台版本,后者更是。

所以,冯乐山和高老太爷不必要莫名惊诧。

第二,求生的本能,在美女而言,更其强烈。她怎么会轻易地抛弃生命,美好的生命,至少容颜皮囊是美好的。

举两个例子。

古代,封神榜九尾狐狸,临终反复施展魔力;近代,那个全裸王佳芝的原型临刑时还使得行刑官不得不逃离现场。

这就是诱惑和反诱惑的现实。

第三,即使现在的舞台,光怪陆离,可谓无奇不有。

最新炒到天价的维密真人秀,多少三点式。

这都是舞台展示,都是买票进场的。

或许,有人会说,这不是戏曲。

我说,错了!

真因为这是这种展示肉体的真人秀,符合场景规定。

正如潘金莲,只要她是潘金莲,她不是那个范冰冰的我不是潘金莲,就可能穿红肚兜,露个背算啥。

最新消息,据说脱衣舞的发源地亚特兰大,还不算过瘾。我有一位表嫂,喜欢去加拿大,据说那里的脱衣舞女都是大学生兼职。

好了,不多说了。打住。

等到那些道貌岸然搜集女性阴毛的贪官们认为可以开放脱衣舞这类的艺术,就没有人莫名惊诧了。

见过范冰冰的透视装么?不好意思,她又成了潘金莲啦。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从《宦门子弟错立身》讲起


星期三 一月 03, 2018 4:29 pm


从《宦门子弟错立身》讲起 (2006-12-09 13:03:1Cool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观看北方昆曲剧院演出的《宦门子弟错立身》,获益良多。在昆曲这“活化石”身上,关于戏曲艺术形式的演变,关于如何看待传统,今天如何继承和发展,如何看待“遗产”这一身份等问题,本人浮想连篇,有话要说。

(一)
说起《宦门子弟错立身》这个本子从何而来,还是有段故事的。明末战乱,国宝《永乐大典》散落各处。时间的钟摆停留在1920年的英国伦敦,学者叶恭绰先生在一个小古玩店里闲逛。偶然间,他发现了一卷在我国散失已久的《永乐大典》13991号卷,上面记载有《小孙屠》、《张协状元》和《宦门子弟错立身》戏文三种。他立即将书购回,存放于天津某银行保险库里。虽然此卷只是清嘉靖年间的重抄本,但是叶先生锐利眼光的这一发现还是震动了整个国学界。1931年,古今小品书籍印行会抄本排印发行。据考证,《张协状元》是宋人作品,《小孙屠》和《宦门子弟错立身》稍晚,为元代。从此,南戏研究者终于可以亲眼看见到真正的宋元南戏剧本,南戏思想、艺术形态的研究也总算有了权威性的依据材料。不料,存放于天津某银行保险库的《永乐大典》13991卷于抗战胜利后居然下落不明了。幸好《小孙屠》、《张协状元》和《宦门子弟错立身》戏文三种另有重抄一份,现存在北京图书馆。古老剧本的失而复得,得而复失,本来已经就能演上一台戏了。
在《永乐大典》13991卷的戏文三种中,《张协状元》讲的是痴情女子负心汉的故事;《小孙屠》则是对负心女子痴心汉的批判;惟独《宦门子弟错立身》,讲述了一位宦门子弟完颜寿马与汉族女优王金榜的爱情故事,更为感人的是完颜寿马为了王金榜毅然抛弃了贵族身份,追随着戏班浪迹天涯,成为一名民间艺人,完成了身份的角色转换。在男尊女悲,门户之见极其权威的封建社会制度中,完颜寿马的行为,完全是对伦理道德的全面挑战,是一种从人情、人性上对爱情和婚姻的确认。这种题材的作品,在中国戏曲剧本洋洋大观的婚恋题材中确实罕见。《宦门子弟错立身》在思想的深刻性、主题情节的审美上都具备了与别不同的特殊价值,更为贴近现代理念,更具有人文精神。北昆看中的,也是这个。
古老剧本的重新搬演是有一定难度的,特别是由昆曲这样有着悠远历史的老剧种,来搬演《宦门子弟错立身》。首先面对的就是用什么方法去搬演,是原汁原味,还是老戏新做。北昆采取的第一个做法就是,专家论证。孙崇涛、周育德、龚和德、路应昆、周传家、廖奔、刘桢等诸位老师,先是确认剧本来源,亦作出时代考证,确定此戏是“金元杂剧与南戏合流的典型产物”(孙崇涛语),肯定其艺术价值,特别就北杂剧题材入戏,北杂剧曲牌的使用,“开南北调合腔使用的先河”(廖奔语)。更为重要的是,专家们对于如何搬演这样一个老剧本提出了各自的见解,处理的意见大多同意在“填平补缺”的前提下进行“再创造”。个别场次保持原貌,又要有现代人的观照和阐释。尽量充分展示南戏的舞台风貌,体现学术价值,也要从人物内涵出发,对于“错立身”给予人文的思考。坚持艺术性第一,既不能搞古董,也不能赶潮流。要填补原剧本在戏剧性、人物性上面的不足,也要体现其文化价值,辨证地改编搬演。带着专家的意见出发,接下来的思路就简单得多了。专家论证在前,出作品在后这种做法,确实是十分值得借鉴的。
对于这种改编、搬演的老戏,能够在一种和谐的“填平补缺”下进行“再创造”,其实也回答了许多人的争论:对于传统,对于经典,我们该抱有怎么样的态度。传统是一个相对和发展的概念:今天的传统,是昨天的时尚,今天的时尚,则是明天的传统。传统本身,就不是一成不变的。所以,当北昆出品了《宦门子弹错立身》以后,永嘉昆剧也推出了《张协状元》,把一种古剧形态研究,从书面引向舞台,两台戏异曲同工,把昆剧的研究保护和发展创作推往更加自由自觉的天地。

(二)
《宦门子弟错立身》从两人《邂逅》的一见钟情写起,完颜寿马对汉文化的热爱,一个贵族子弟对下里巴人的戏曲的痴情,他对王金榜的爱情是纯真的,完全出于对共同爱好的文化认同。有道是:“风流慷慨惜惺惺,疏狂不羁真性情。”促成两人一见钟情的,不单是传统的郎才女貌,对“戏”知音的惺惺相惜构成了爱情的特殊因素。民族歧视、地位差异、门户之见,在爱情里完全不占空间和位置。这种价值观能够出现在几百年前的封建统治社会中,完全托赖异族统治时期对汉族正统思想的压制,坏心办的好事。在《课艺》中,两人完成了对双方感情的确认,这也为完颜寿马决心逃出家门追寻爱人作铺垫。
传统婚恋题材往往有一个很难突破的关节,就是男女主人公的大团圆结局大多数都是借助外力的,是中状元得权势,或者是借助鬼魂等超自然力量,少有通过人物本身的努力来改变命运,获得爱情的。《宦门子弟错立身》正好突破了这一个瓶口,“错立身”的公子哥儿不顾一切地追赶爱人,多么让人感动,那种理想主义的坚持不懈,甚至会让今人汗颜。这些情节虽然有别于传统,却更近乎人情。当他们相遇,完颜寿马也加入戏班成为伶人之时,一切都是顺水推舟的,没有生涩之感。他爱的是人间“戏弄之中,尽是人情事态,也有百种精神,戏弄之时,唱做舞韵之间有个魂灵儿”,而王金榜就是其中的“真戏弄”。
《宦门子弟错立身》之所以有价值,其特色首先在于这种别开生面的非“才子佳人”式的男女爱情,构筑他们爱情心灵支柱的是对戏曲艺术的共同爱好。其次,在严禁异族通婚的历史中,完颜寿马与王金榜的金汉通婚是需要勇气的。冲破门第、种族歧视、乃至当时的政府指令,藐视法律束缚,追求人生的自由,实属难能可贵。第三个值得强调的是,作为具有学术价值的一种对南戏舞台形态的搬演,此戏的案头考据工作是十分到位的,专家的指导性意见起到关键的作用。
这方面的价值,在《考婿》一折中能够充分展现。完颜寿马为了得到王金榜父亲王恩深的首肯,先是展示了自己的优美嗓音,再者杂剧、院本的戏文都是烂熟擅演的,就连女真族的民族歌舞也会化入戏中,不仅如此还能胜任写掌记,最后连擂鼓吹笛的本事都使出来了。这样行院人家的本事,完颜寿马是样样皆能。特别是曲牌内容中记载的大量名称,如《赵氏孤儿报家仇》、《独赴单刀会》等都是北杂剧剧目。在此出南戏中出现这样大量北杂剧的内容,证实了《宦门子弟错立身》的确是典型的南北剧作艺术形式的融合。
过去在戏曲历史的研究中,往往总是把北杂剧和南戏沟壑分明地区别开来,其实割断了很多相互关联的部分。北杂剧与南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不是排他的。在《宦门子弟错立身》中,我们看到的是北方的题材,却是用南方的艺术形式在演绎,音乐上出现了南北曲牌混用,角色行当上也有南北融合的特点。这样的一出戏,拓宽了戏曲研究的视野,打破了过去单一的地域性的研究概念。
从院本、杂剧、南戏、传奇,再到地方戏的出现,直到形成我们今天戏曲剧种繁多的局面,一直都是艺术规律在起作用。艺术是有新陈代谢的,能通过自身规律变化。一种艺术形式的出现,总是不断地吸收前人的菁华,再横向吸收其他艺术形式的精髓,逐步演变,当它们对旧有形式有了较大突破,发生质的转变,也产生新的艺术形式。但当一种艺术形式达到了相对的稳定,规矩的成熟也带来了条条框框的束缚。不满于此,又使得新的艺术形式在悄悄生根、发芽,旧形式会被新形式所取代,这是就是唯物的历史观。当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旧的形式依然能够存在,在新形式繁荣的同时,旧的也有它的生存空间。在清代地方戏兴起后,坚持写传奇剧本的依然存在。在上世纪50年代,昆曲在已经接近濒危的时候,也会获得新生,一出戏的翻新就能救活一个剧种。

(三)
历史前进的车轮我们无法停止,社会的发展我们无法抑制。经典也并非不能“动”,关键在于如何“动”。作为普及性的教育又或者是严肃的学术研究,我们完全可以采取一种丝毫不动的方法;但是作为一种剧种赖以生存的艺术生产发展方式,经典完全可以成为现代人对传统的一种现代性选择。这种选择明显是必须经过加工的,以我们今天的时代精神进行观照,而并非统统接受。很多人支持前一种做法,他们的出发点是正确的,作为做传统文化的保护是十分必要;也有很多人拥护后者,从一种传统的可持续发展来看,亦同等重要。上海昆剧院推出新戏《班昭》,赞誉甚佳,力求达到的是“昆剧遗产的守望和可持续发展的统一”,另一方面白先勇推广的苏州昆曲剧院“只删不改”、原汁原味的《牡丹亭》,美妙绝伦,轰轰烈烈。这两台台昆曲作品的推出,各属不同的处理,但在继承和发展之间都是完全没有矛盾的。再加上前面说到永嘉的《张协状元》、北昆的《宦门子弟错立身》,昆曲给其他剧种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当然政府的关注和投入也是促使其成功的原因。至于今天人们依然执著地争论孰轻孰重的已经有定论的问题,那是因为在保护不得力或再创造也不尽人意的情况下才产生的。
2001年5月18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授予昆剧“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称号。之后,中国国内几乎大半的戏曲剧种都表达了“申遗”的愿望,川剧、藏剧、粤剧,几乎是一窝蜂的。然而,还是有不少人提出了这样的疑问,遗产不就是要完整地保护保存么,那还需要什么创新,继续创作呢?还有一些人认为,很多剧种,像粤剧、川剧,即使同样面对着戏曲生存环境的寒冬,但在今天舞台上依然魅力非凡依然拥有自己的观众,像这样的剧种,到底是应该成为遗产,还是努力创新改革呢?1995年,文化部提出的昆曲工作八字方针,“保护、继承、革新、发展”,继承是手段,发展是目的,保护和继承是为了更好地革新和发展。联合国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公约上也提到了对遗产的创造、保持和改造,与文化部的政策也是不谋而合的。
身在传统地方戏曲中的粤剧,虽然有着更为厚实的生存温床——广东近20年来改革开放积累的经济实力,但是亦面对着同样的问题——观众老了少了,粤剧辉煌不再。在广东高速发展的近20年间,客观上粤剧这些传统的地方文化被消解了,这是进入工业社会所付出的代价。粤剧面对着这个时代给出的难题,是退出时代的舞台——保持固有特色成为名正言顺的民族“遗产”呢?还是努力改变自身适应社会发展的大潮呢?作为粤剧“申遗”文本起草的执笔者之一,我切身体会到粤剧传统需要保护的迫切性,更感到粤剧如果不再向前发展,就会变成博物馆里死去的艺术。
近年来,一方面,随着广东粤剧博物馆的成立、粤剧名人名剧抢救工作的开展,粤剧申报“人类口头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的运作,《粤剧大辞典》编撰的启动,对粤剧的抢救保护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另一方面,为数不少的粤剧工作者也对剧种重新进行深入的思考,致力于其生存和发展,进行了许多创造性的尝试。无论怎样,粤剧都是体现岭南文化的瑰宝,是广府文化特征的呈现。因为不愿被淘汰,所以要求生存、求发展。保护固然是一种保持原生态的手段,但改革创新更是一种让其拥有新的生命力,继续活生生地存在下去,具有可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任何剧种和地域文化都不是封闭、一成不变的,交流引起的变化既是它们产生的原因,也是今后它们蜕变的缘由。我们的粤剧不也是在外来声腔的基础上,日渐本地化,到完全以“白话”演唱而形成的么?在粤剧的血管里,有昆曲的牌子,也有乱弹的弋阳腔的东西。在粤剧发展的历史里面能够看到,粤剧也是从不断变革中发展过来的,这证明了粤剧从来都是鲜活多变的,不是固守死板的剧种。粤剧自身就是在不断创新求变的过程中衍生、成型和发展至今的,粤剧一直就在变,而且在变化中产生新的活力。

从《宦门子弟错立身》排演,大家可以看到昆曲“申遗”后在加强保护的同时,也在想法设法地创新,“申遗”与创新是两条腿走路,只要脚步迈开了,谁也不会影响谁。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今日的戏曲总是会被明天的所取代,要延长寿命,要成为“活化石”经受住岁月的淘汰,继承和发展一个也不能少。

lawly
lawly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试论《宦门子弟错立身》——兼及南戏与元杂剧的关系


星期三 一月 03, 2018 4:26 pm


试论《宦门子弟错立身》——兼及南戏与元杂剧的关系
李钢
【摘要】: 元代南戏与元杂剧的关系是研究元代戏剧必须面对的问题。存本《宦门子弟错立身》是 元代一统后“古杭书会”才人据金、元北方戏剧题材编演、刊印的南戏作品。本文即以此为 切入点,首先考辨剧本涉及的作家、演员的活动年代,进一步论证存本产生于元代一统之后; 其次,考述“宦门子弟错立身”题材的衍进过程;第三,从不同侧面比较存本与元杂剧的艺 术体制;第四,分析存本所保存的演剧资料和剧中叙及的46种“时行”南北剧目。在此基 础上,力图重现南戏《宦门子弟错立身》蕴涵的南北剧交流状态与基调,探讨南北交流的内 在原因和发展趋向。 中国戏剧主脉是着眼于世俗生活的人事戏,但由于社会、地理环境的差异,南戏、元杂剧 却分属不同文化层面,拥有不同创作关注点和不同戏剧精神。元杂剧作品化剧中人为作家本身, 以感情为线索,以曲体结构为框架,演述故事,自觉审视、思索现实。而南戏创作者则自发地 迎合观众的欣赏趣味,作品多关注爱情、家庭、婚姻,展现人们熟稔的生活场景,其戏剧精 神是世俗性的。 十二世纪初到十三世纪末,女真、蒙古贵族的长期统治为北方社会蒙上迥异于南方的时代 色彩。特别是金元易代时期,中国北方战事频仍,社会动荡,民间不再有稳定、平实的生活, 原本与南方同步发展的俗文艺丧失了生存空间。在动荡、杀伐留下的精神创伤背后,文人凭借 自身敏锐的观察和丰富的感受力,创制“元杂剧”,赋予作品浓烈的主观色彩,使其成为宣泄 苦闷、关怀现实的重要手段,并使其在文学、艺术和思想表达等方面很快走向成熟。较之北方, 南方社会生活因宋王朝的偏安而得以延续、发展,城乡进一步繁荣,北方居民、伎艺人南迁, 观众群体日渐壮大,营造出俗文艺发展所需的世俗生活氛围。 一统之初,元杂剧处于剧坛主导地位,但伴随时间推移,因社会生活重回北宋继承并开创 的“近代化”轨道,南戏在漫长民间积累过程中铸就的戏剧精神与时代相得益彰;新的社会环 境毕竟与元杂剧发生时的历史阶段相去太远,再不能成为维护、促进它生存、发展的力量。元 杂剧只能逐步转向南戏所热衷的层面,并因此丧失活力。南戏与时代的内在默契决定它在与元 杂剧交流过程中,通过借鉴元杂剧艺术菁华,充分获取艺术表现力,自我完善,经由文人作家 参与,遂成为日后中国戏剧主要形式。 南戏与元杂剧合流,促进中国戏剧发展。本文采用史论结合的方法,力求论述严谨,在具 体史料基础上,用意阐释元代南戏、元杂剧的实际存在状态。
【学位授予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
【学位级别】:硕士
【学位授予年份】:2001
【分类号】:I207.37


戏文·宦门子弟错立身

作者:未知作者

宦门子弟错立身

题目
冲州撞府妆旦色走南投北俏郎君
戾家行院学踏爨宦门子弟错立身


第一出

(末出白)【鹧鸪天】完颜寿马住西京,风流慷慨煞惺惺。因迷散乐王金榜,致使爹爹捍离门。为路岐,恋佳人,金珠使尽没分文。贤每雅静看敷演:《宦门子弟错立身》。(下)


第二出

(生上唱)【粉蝶儿】积世簪缨,家传宦门之裔,更那堪富豪之后。看诗书,观史记,无心雅丽。乐声平,无非四时佳致。

(白)自家一生豪放,半世疏狂。翰苑文章,万斛珠玑停腕下;词林风月,一丛花锦聚胸中。神仪似霁月清风,雅貌如碧梧翠竹。拈花摘草,风流不让柳耆卿;咏月嘲风,文赋敢欺杜陵老。自家延寿马的便是。父亲是女直人氏,见任河南府同知。前日有东平散乐王金榜,来这里做场。看了这妇人,有如三十三天天上女,七十二洞洞中仙。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鹊飞顶上,尤如仙子下瑶池;兔走身边,不若姮娥离月殿。近日来与小生有一班半点之事,争奈撇不下此妇人。如今瞒着我爹爹,叫左右请它来书院中,再整前欢,多少是好!左右过来。(末上)厅上一呼,阶下百诺。(介)(生分付叫去介)(末介)(生唱)

【一封书】伊且住试听:唤取多娇金榜来,书房内等待。休道侯门深似海,说与婆婆休虑猜,只道家中管待客。展华筵,已安排,是必教它疾快来。

(末)

【同前】哥哥听拜禀:它是伶伦一妇人,何须恁用心,谩终朝愁闷倾。若要和它同共枕,恐怕你爹行生嗔。那时节,悔无因,玷辱家门豪富人。

(生白)你不去时,与我叫过狗儿都管过来。(末叫净介)(净上唱)

【七精令】相公不在家里,老汉心下欢喜。看官不认是阿谁?我是一个佗背乌龟。

(白)从小在府里,合家见我喜。相公常使唤,凡事知就里。如今年纪大,又来伏事你。若论我做皮条,真个是无比。若是说不肯,一顿打出屎。(末)都管,舍人唤你。(净介、去介、见介)(生白)你如今和我去勾阑内打唤王金榜,来书院中与它说话。(净)去不妨,只怕相公得知连累我。(生介)(净)我有言语。(生介)(净白)自家是老都管,吃饭便要满。要我做皮条,酒肉要你管。舍人使唤我,请甚王金榜。相公若知道,打你娘个本。妇人剜了别,舍人割了卵。(末收介)

(生)你且急去莫迟疑,我每等候在书帏。(净)小姐若还不来后,你在床上弄寮儿。(并下)


第三出

(外扮同知上唱)【梁州令】深感吾皇赐重职,官名播西京。但一心中政煞公平,清如水,明如镜,亮如冰。

(白)但老夫身居女直,掌判西京。父为宰执当朝,累代簪缨之裔。说家法过如司马,掌王条胜似庞涓。解使吏如秋夜月,人在镜中行。老夫见任西京河南府完颜同知。家中有一子延寿马,每日教它攻书。这几日老夫不曾到它书院中,早上已曾分付狗儿,监督孩儿,不教它胡走。若有些不到处,不当稳便。如今不免亲去分付一遭,却去坐衙。正是:行处莫教高喝道,恐惊林外野人家。(下)


第四出

(虔上唱)【紫苏丸】伶伦门户曾经历,早不觉鬓发霜侵。孩儿一个干家门,算来总是前生定。

(白)老身幼习伶伦,生居散乐。曲按宫商知格调,词通大道入禅机。老身赵茜梅,如今年纪老大,只靠一女王金榜,作场为活。本是东平府人氏,如今将孩儿到河南府作场多日。今早挂了招子,不免叫出孩儿来,商量明日杂剧。孩儿过来。(旦上唱)

【紫苏丸】奴家年少正青春,占州城煞有声名。把梨园格范尽番腾,当场敷演人钦敬。

(白)娘万福!(虔)孩儿,叫你去来,别无甚事,只为衣饭,明日做甚杂剧?(旦)奴家今日身已不快,懒去勾阑里去。(虔)你爹爹去收拾去了。(旦)我身已不快,去不得。(虔唱)

【桂枝香】孩儿听启,疾忙收拾。侵早已挂了招子,你却百般推抵。又不知你每,生着何意?生着何意?教娘呕气。靠着你,这的是求衣饭,不成误了看的。(旦)

【同前】娘行听启,孩儿说与。如今病染着身,岂是奴家推抵。你只管苦苦,将人催逼,教奴怎地。娘,尽教它,任取红轮坠,尤它误看的。(末上)

【同上】勾阑收拾,家中怎地?莫是我的孩儿,想是官身出去?你娘儿两个,休闲争气,休闲争气。婆婆且住,听说与:阵马挨楼满,不成误看的。(净上)

【同上】适蒙台旨,教咱来至。如今到得它家,相公安排筵席。勾谏罢却,勾阑罢却。休得收拾,疾忙前去,莫迟疑。你莫胡言语,我和你也棘赤。

(虔末白)真个是相公唤不是?(净)终不成我胡说!

(旦)去又不得,不去又不得。(末)孩儿与老都管先去,我收拾砌末恰来。(净)不要砌末,只要小唱。(末虔)恁地,孩儿先去。我去勾阑里散了看的,却来望你。孩儿此去莫从容,相公排筵画堂中。(旦)情到不堪回首处。(合)一齐分付与东风。(并下)
 

第五出

(生上唱)【醉落魄】令人去久传音耗,至今不到。(净上)心忙意急归来报。(旦上)得见情人,心下称怀抱。

(相见介)(生白)你一似萧何不赴宴,你好难请。

(旦)害瞎的去寻羊,小哥,你好难得见。(净)悲秋生在脊梁上,你好难入。(生)小姐,两日不见你。(旦)我要来你处,又怕相公知道。(生)我瞒了相公,教它来请你,来书院中说些话。(旦唱)

【赏花时】憔悴容颜只为你,每日在书房攻甚诗书!(生)闲话且休提,你把这时行的传奇,(旦白)看掌记。(生连唱)你从头与我再温习。

(旦白)你直待要唱曲,相公知道,不是耍处。

(生)不妨,你带得掌记来,敷演一番。(旦)这里有分付:(净看门介)(旦唱)

【排歌】听说因依,其中就里:一个负王魁;孟姜女千里送寒衣;脱像云卿鬼做媒;鸳鸯会,卓氏女;郭华因为买胭脂,琼莲女,船浪举,临江驿内再相会。(又)

【那吒令】这一本传奇,是《周孛太尉》;这一本传奇,是《崔护觅水》;这一本传奇,是《秋胡戏妻》;这一本是《关于王独赴单刀会》;这一本是《马践杨妃》。(又)

【排歌】柳耆卿,《栾城驿》;张珙《西厢记》;《杀狗劝夫婿》;《京娘四不知》;张协斩贫女;《乐昌公主》;墙头马上掷青梅,锦香亭上赋新诗,契合皆因手帕儿;洪和尚,错下书;吕蒙正《风雪破窑记》;杨寔遇,韩琼儿;冤冤相报《赵氏孤儿》。(又)

【鹊踏枝】刘先主,跳檀溪;雷轰了荐福碑;丙吉教子立起宣帝;老莱子斑衣;包待制上陈州粜米;这一本是《孟母三移》。(生唱)

【乐安神】一从当日,心中指望燕莺期。功名不恋待何如?拚却和伊抛故里。不图身富贵,不去苦攻书,但只教两眉舒。(又)

【六么序】一意随它去,情愿为路岐。管甚么抹土搽灰,折莫擂鼓吹笛,点拗收拾。更温习几本杂剧,问甚么妆孤扮末诸般会,更那堪会跳索扑旗。只得同欢共乐同鸳被,冲州撞府,求衣觅食。

【尾声】我和你同心意,愿得百岁镇相随,尽老今生不暂离。

(净介)(外上白)隔墙犹有耳,窗外岂无人。老夫几日不曾到书院中。(介)(见净介)(旦闪介)(先见旦介)(骂介)(外唱)

【锁南枝】泼禽兽,没道理!书院中怎不攻文艺?指望你背紫腰金,怎知你不成器!因甚底,来这里?便与我,捍出去!(生)

【同前换头】爹爹听咨启:孩儿又怎知?正在书房中独坐,忽见狗儿都管,与它同来至。我问它,只因甚的?它说道是爹爹,唤它至。(旦)

【同前】相公听,奴拜启:它说道相公排宴会,特地唤取奴,来到这书房里。谁信道,都是计。智赚奴,望容恕。(净)

【同前换头】思量老奴婢,只是怨恨你,两个将咱连累。如今打得我,浑身上下都麻痹。要把刀,割下腿。告相公:沙八赤。

(外白)当初望你攻书,已后为官,今日刬地如此做作?左右那里!(末上)有福之人人伏事,无福之人伏事人。(外)你速去唤散乐王恩深来。(末)理会得。一心忙似箭,两脚走如飞。(末下)(婆末改扮上)威声如霹雳,人命若尘埃。不知相公那里有甚事?去走一遭。(见外介)(外说付介)你今夜快与我收拾去,不许在此住。明日早□若见你在此,那时节别有施行。老都管,如今这小畜生锁在家中,不许顺情。明日慢慢问这厮。(净生先下)(外说末卜介)你明日若不去时,教你从前作过事,没兴一齐来。(外下)(末卜商量介)万事不由人计较,一生都是命安排。(并下)


第六出

(净生上、生白)自家骨肉尚如此,何况区区陌路人。老都管,我爹爹把我如此禁持,我那妇人昨夜捍将去了,我要性命何用?不如寻个死去。(净)舍人,自古道:千日在泥,不如一日在世。不如收拾些金银为路费,往别处去住几时,别作商量。等相公气息,再回来不迟。不强如死了。(生介)(生唱)

【玉交枝】只因痴迷,与王金榜同谐比翼。谁知被我爹捉住,拆散了鸳侣。情人去也不见踪,我如今在此无依倚。免不得寻个死处,免不得寻个死处。

(净唱)

【同前】略听说与,丧残生一命可惜。若还放得伊家去,恐把我每连累。寻思你去真惨凄,只得与你耽着罪。到前途作个道理,到前途作个道理。

(生白)惟有感恩并积恨,万年千载不成尘。(并下)


第七出

(外上唱)【西地锦】当职心怀公正,更名播朝廷。从官判断无私曲,管民乐升平。

(白)但存公道正,何必问前程。(提儿子介)左右过来。(净上介)……。(末上介)一封天子诏,四海状元心。圣旨宣唤,疾速来朝!……(外)老都管,如今孩儿不知去向,又蒙圣旨宣唤河南采访。一面打听孩儿消息。(净)相公放心,小人在家看管,一就打听舍人消息。(末请外快去介)……(外)路上有花并有酒,一程分作两程行。(并下)


第八出

(净上唱)(提行路)……。

(白)……。


第九出

……【八声甘州】子规两三声,劝道不如归去,羁旅伤情。花残莺老,虚度几多芳春。家乡万里,烟水万重,奈隔断鳞鸿无处寻。一身,似雪里杨花飞轻。

(旦)

【同前换头】艰辛,登山渡水,见夕阳西下,玉兔东生。牧童吹笛,惊动暮鸦投林。残霞散绮,新月渐明,望隐隐奇峰锁暮云。泠泠,见溪水围绕孤村。

(末)

【解三酲】奈行程路途劳顿,到黄昏转添愁闷。山回路僻人绝影,不觉长叹两三声。(旦)望断天涯无故人,便做铁打心肠珠泪倾。只伤着,蝇头微利,蜗角虚名。(卜)

【同前换头】向村庄上借宿安此身,只邮孤馆萧条扃。(旦)想村醪易醒愁难醒。暗思昔情人,临风对月欢娱频宴饮,转教我添愁离恨。您今宵里,孤衾展转,谁与安存?

【尾声】且宽心,休忧闷。放怀款款慢登程,借宿今宵安此身。

(地铺介)……。


第十出

(生上唱)【江和水】离了家乡里,奔路途。不知它在何州住?使我心中添愁闷。闪得我今日成孤另,渡水登山劳顿。未知何日,再与多情欢会?

(白)……一似和针吞却线,刺人肠肚系人心。

(下)


第十一出

(末上白)买卖归来汗未消,上床犹自想来朝。老汉在河南府做场,只为完颜同知舍人延寿马,与我孩儿有些……。(介)(捍去介)(说收拾介)……不将辛苦艺,难赚世间财。(下)

 

第十二出

(生上唱)【越调·斗鹌鹑】被父母禁持,投东摸西,将一个麦子依随。走南跳北,典了衣服,卖了马匹。尖担儿两头脱,闪得我孤身三不归。空滴溜下老大小荷包,猛杀了镣丁鍉底。(又)

【紫花儿序】似这般失业,似这般逐浪随波,忍冷耽饥。来到这围墙直下,柳树周回,向这河中掬的长流水,洗了面皮。掠得我鬓发伶俐,着些个吐津儿润了,拨浪便入城池。

(看招子介)(白)且入茶坊里,问个端的。茶博士过来。(净上白)茶迎三岛客,汤送五湖宾。(见生介)

(生白)作场。(分付请旦介)(旦上唱)

【四国朝】听得听得人呼唤,特特来此处。

(见生不认介)(白)庄家调判,难看区老。(生)老鼠咬了葫芦藤,小姐好快嘴。(旦)鹦鹉回言,这鸟敢来应口。(生)耐打鼓儿,我较得你两片。(旦)你课牙比不得杜善甫,串仗却似郑元和。(生)姐姐,使钱不问家豪富,风流不在着衣多。(生唱)

【驻云飞】你款步难抬,便做天仙难见你来。我把你相看待,它把我相拶坏。猜,缘何在花街,共人欢爱?说又不偢,骂又佯不采。正是本性难移山河易改,本性难移山河易改。(旦)

【同前】便做真龙,我也难从你逐浪波。讯口胡应和,译话吃不过。嗏,一面是旧特科,我把它瞧破。谁惯得如今,胆似天来大!你向咱行说个甚么?你向咱行说个甚么?(净)

【同前】仔细思之,你是何人它是谁?姐姐多娇媚,你却身褴缕。嗏,模样似乞的,盖纸被。日里去街头,教他求衣食。夜里弯跧楼下睡。(生)

【同前】覆水难收,一度思量珠泪流。指望长相守,谁信不成就。(旦)嗏,一笔尽都勾,免吃僝僽。剪发拈香,共你同说咒。(生)只恐你心中不应口,只恐你心中不应口。

(末卜上白)雁飞不到处,人被利名牵。合才勾栏散罢,对门茶店中叫孩儿去,不知甚人在那里?如今走一遭。(见生旦介)(生借衣介)(说关介)(未)不争你要来我家,我孩儿要招个做杂剧的。(生唱)

【金蕉叶】子这撇末区老赚,我学那刘耍和行踪步迹。敢一个小哨儿喉咽韵美,我说散嗽咳呵如瓶贮水。

(末白)你会甚杂剧?(生唱)

【鬼三台】我做《硃砂担浮沤记》;《关大王单刀会》;做《管宁割席》破体儿;《相府院》扮张飞;《三夺槊》扮尉迟敬德;做《陈驴儿风雪包待制》;吃推勘《柳成错背妻》;要扮宰相做《伊尹扶汤》;学子弟做《螺蛳末泥》。

(末白)不嫁做杂剧的,只嫁个做院本的。(生唱)

【调笑令】我这爨体,不查梨,格样,全学贾校尉。迻抢嘴脸天生会,偏宜抹土搽灰。打一声哨子响半日,一会道牙牙小来来胡为。

(末白)你会做甚院本?(生唱)

【圣药王】更做《四不知》;《双斗医》;更做《风流浪子两相宜》;黄鲁直,《打得底》;《马明王村里会佳期》;更做《搬运太湖石》。

(末白)都不招别的,只招写掌记的。(生唱)

【麻郎儿】我能添插更疾,一管笔如飞。真字能抄掌记,更压着御京书会。

(末白)我要招个擂鼓吹笛的。(生唱)

【幺篇】我舞简,弹得唱得。折莫大擂鼓吹笛,折莫大装神弄鬼,折莫特调当扑旂。

【天净沙】我是宦门子弟,也做得您行院人家女婿。做院本生点个《水母砌》,拴一个《少年游》,吃几个扌庄心攧背。

(末白)当初它也曾好来,使了几锭钞,又是好人家儿郎。既然胡乱且招它在家,续后又别作道理。延寿马,我招你自招你,只怕你提不得杖鼓行头。(生唱)

【尾声】正不过沿村转庄,撞工耕地。我若得妆旦色如鱼似水,背杖鼓有何羞!提行头怕甚的!

(末白)既然如此,且教它回去,后日别作道理。正是:万事不由人计较,算来都是命安排。(生旦下)

(净末卜吊场下)


第十三出

(生上旦)在家牙坠子,出路路岐人。(介)(唱)

【菊花新】路岐岐路两悠悠,不到天涯未肯休。这的是子弟下场头。(旦上)挑行李怎禁生受。

(生说关子介)(唱)

【泣颜回】撞府共冲州,遍走江湖之游。身为女婿,只得忍耻含羞。(旦)伊家奈守,有衷肠,时伊难分剖,怕爹娘捍逐前来,将奴家共君僝僽。(生)

【同前换头】休休,提起泪交流,那更担儿说重心忧。我亲朋知道,真个笑破人口。(旦)男儿到头,管终须,和你得成就。那时节有月登楼,无花永不酌酒。(末上唱)

【扑灯蛾】你门不三思,红日渐西流。两人没来由,只管此迤逗。(生)爹行听分剖:奈担儿难担生受,更驴儿不肯快走。(旦)致令得,两人途路恁淹留。

(虔上唱)

【同前】孩儿离家去久,公公惑不度己。泼畜生因甚底,缘何尚然落后!(末)婆婆住休,又何用唧唧啾啾,料不是冤家不就头。且担着担儿,疾速向前走。(生唱)

【尾声】终须共你同鸳偶,事到头如今不自由,那些个男儿得志秋。

(白)路上有花并有酒,一程分作两程行。(并下)


第十四出

(外净上)(外唱)【菊花新】深感当今圣主,恩赐金紫双鱼。公心正直遍采访,治国安民,但愿得国泰岁时丰富。

(外白)老夫苍颜皓首,身为重职。深感吾皇,赐金紫双鱼;托赖洪福;采访五湖四海。真个能教官吏如冰洁,解使民心似水清。六儿,我如今在此闷倦,你与我去叫大行院来,做些院本解闷。(净叫介)(生旦上)(末上见外介)(外说关)(末禀院本)(外打认说关子配合介)(外唱)

【羽调排歌】自从当日,不见我儿,心下镇长忧虑,两眼长是泪双垂。怎地孩儿为路岐?(合)今日里,得见你,焚香子父谢神祗。它乡里,重会遇,夫妻百岁效于飞(生)

【同前】那日孩儿,私奔故里,历尽万山烟水。途中寂寞痛伤悲,到了东平得见伊。(合同前)(旦)

【三叠排歌】告恩官,听拜启:当日书房里,一意会佳期。蓦忽撞着伊公相,一时见却怒起,令人星夜捍分离。怎知道,今日做夫妻,谢得恩官作主议。……(并下)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Blog 拥有人: 主持
作者群: (没有)
Blog(博客): 观看所有文章
好友名单
Go: 上一页/下一页

日历

 «   <   »   >  一月 201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连络 主持

Email : Send E-mail
私人留言 : 发送私人留言 (PM)

MSN Messenger :

Yahoo Messenger :

AIM Address :

ICQ 号码 :

关于 主持

注册时间 : 星期四 十月 13, 2005 7:13 am

来自 :

职业 :

兴趣 :

留言板

主持
星期日 四月 13, 2008 1:48 pm

问好,肖今!

肖今
星期日 四月 13, 2008 12:13 pm

又来喝酒了!可比咱家女儿红

主持
星期四 二月 07, 2008 1:11 pm

各位网友,新春快乐!

谢谢来访,继续关注!

黑色闪电
星期二 二月 05, 2008 12:12 pm

来看主持
久违了,春节快乐!

肖今
星期二 一月 01, 2008 3:29 am

呵呵,相信这是一个深深的老酒坛子!

祝新年快乐

秋天的枫叶林
星期日 十二月 23, 2007 11:27 pm

问好主持,圣诞快乐!

frankjiang
星期日 十二月 23, 2007 9:38 am

祝福圣诞快乐!

山城子
星期六 十二月 22, 2007 10:32 am

问好!

秋天的枫叶林
星期三 十一月 07, 2007 7:24 am

找来看戏来了。一直以为你这里戏特多。 Laughing

黄崇超
星期六 九月 29, 2007 7:28 am

祝国庆节快乐!

 成员名称:

 主页:

 留言:
检视和加入笑脸  

Blog(博客)

Blog(博客)启始于 : 星期日 二月 25, 2007 3:08 pm
文章数量 : 6298
Blog(博客)历史 : 4077 天
回响总数 : 803
观看人数 : 2697770

RSS

RSS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