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我并没有失去孤独

星期三 五月 29, 2013 11:34 pm

我并没有失去孤独


在时间的荒地里
孤独就像枯槁
渐渐冷落在泥土中
魂魄失散,气血流失

我在精神之外小鸟一样觅食
那些曾经的神圣和纯洁
不敢再轻易触摸
像少女的扉页尘封着

亲爱的,孤独是想念时的境界
永远永远存在
时若苦咖,时若干红
它在血液里时而沉睡时而澎湃

孤独是四季花,一旦盛开
那是一场歇斯底里的冷艳

上海一见

星期二 五月 28, 2013 12:27 am


Missing (续)

星期日 三月 10, 2013 10:35 am

Missing (续1)



我听到了你的声音
在悬崖的谷底
熟悉,亲切,磁性

岁月洗礼之后
在毫无防备的时候
这声音是多么有号召
号召你去被腐蚀,被摧毁

以致过去和现在无法分辨
而一枚生蛋落入石灰石
石灰石又遇见水
倾刻速熔,那一个纵身

终究不是飞鸟的姿势
更不是梦幻的执着
恰成了候鸟断翼的历史


(续2)


火,从七月流向八月
色褪,味淡,神黯
我无意说禅听道
也无心串联故事情节

如果我有信仰
那就是爱情
无论短暂无论永恒

在那一瞬间
可以一切重来
仿佛昨日
你不曾远去我不曾离开

雨是水的轮回
音乐是气的回肠
而缘分也许千百年才一轮

(续3)



每一场梦都恍若一生
从昨夜到今宵
犹如前生和今世
生命的转轴将我来回推动

你不可能带走什么
那些你所想要的
总是比你先走一步

不可复加地回想旧日从前
心已清澈,椭圆
曾经的真实到后来都成了虚构
波散。焦聚。因你。

因美丽,我原谅了丑陋
因现在,我宽恕了过去
因错失,我懂得了更多


(续4)


和女人们约会
感觉跟前树了一面大镜
那些被岁月刻划过的痕迹
是擦不去的妆,不久

我又赶上了她们的年龄
那时岁月照样对我不留情
这些年,你也遭受了时光的流逝
松驰的不仅是皮肤

还有那爱情
被怠慢之后慵懒无比
诚惶诚恐,连井绳都像长了口齿

那么远,被你望着
也许这只是我心里的一个影
一错再错,把自己弄失


(续5)


日子一旦走过今天
就长满灌木丛林
我常在寻找记忆中迷失
那野草铺就的路不留足迹

你摘下路标让我变成盲人
你取走话语让我无从说起
我就晾在东南西北风里
真想做孩子手中的纸风车

软弱,有时是我的名字
我不敢张开双臂
不敢奔跑

向着有你的方向
即使一万首诗指向你
我还是要等你来波及



(续6)


看孩子们吃着碗里盯着盘里
厨房站久的我也不觉疲累
所有的创意和灵感
都为那懂得品赏的人

我与你失散在时空的旋涡中
没有具体留念的物品
那是可以销毁和丢弃的
只有你懂我时的语言一直保温

不可一帆风顺是人生
盛衰是左右邻居
成败是亲戚关系

财产只证明你某方面能力
你是怎么重新站起在跌倒的地方
这也是你最吸引我的地方


(续7)


有些话就像魔瓶里的咒语
我不敢轻易拧开瓶塞
直到太阳消失在地平线
梦乡在黑暗中流入人们的意识

被扣押的情感才透了口气
好比混战中的逃兵
躲在无人的角落写血书家信
一寄永生的思念

如果爱那么深
请允许我孩子般地贪婪
我要你眼睛里所有的深情

但我不巧言令色
盛开的鲜花从不大声歌唱
阵阵微风却为她传香


(续8)

昨夜,在我和孩子们进门时
一场大雨紧跟而下
这时才知道是清秋的序幕
在雨鼓、雷霆交响中隆重拉开

窗外原本清晰的山岚
被罩上灰白的长衫
放眼望去,天在近处
似乎沿山能上

沏一壶铁观音给自己
在她静谧的香韵里
安息一暑浮躁

既然天地围我于江南风水
那更远处亦是莫及处
月圆时我还会仰望

(续9)



难免在风口相遇
衣袖的摩擦
故事像一盏街灯点亮



那是墙上挂的画
那是第六感的幻觉
所以现实才出现迟疑



躲闪的眼神
试探着来路曲直
几千年的伦理道德
锁住了女人心



爱是甘泉也是浊流
放逐,还是皈依
岂由这烟火中人
不是燃烧就是熄灭


(续10)


不再挑剔清晰和模糊
追求完美的人是痛苦的
宁愿在矮处根植我的优秀
在孤独中寻找诗境

不是所有的根须都长在泥土里
但生命之水不可缺
幻想就是创造旋律的水泽

我亲手养着一盆吊兰
因为不懂它的习性
没几天,满眼的绿开始枯萎

这时养花者才焦虑
才知道简单的事物也需要了解
浇水一个动作,生死攸关
爱只一个字,天壤之别


(续11)


她安静地睡了
在没有妈妈的陪伴下
像个洋娃娃双手放在胸前
恬恬地,酣酣地睡着

我轻吻了她的小手
关上灯和门
像风一样闪出她的房间
孩子的长大让我又酸又甜

思念是秋天的果实
夜晚是采摘的时间
而她来到世上才八个年头

有太多的不知,不知
大人的夜有多深、枝头有多重
结尾与开头又有多难匹配


(续12)

一个二十多岁的生命
在村口的夜色中趔趄而亡
剥夺她生的权利的不是自己
而是别人——六十多岁的老头

除了惋叹,我们也被惊醒
人生充满变数,多卦
在眼前时以为她能常在
漫不经心与她左右

当你觉醒时,她却不在
你的思念、懊悔、眼泪、诺言
就会像失效的药片,使你病上添忧

此时,我续写着这样的诗稿
说不清是忏悔,还是期待
是怀念,还是依然追求


(续13)


我伤害了谁
要让自己变成自己的陌生人
蒙蔽自己的灵魂

我喝了什么毒药
要腐蚀内心的纯洁
去模仿街上和周围的人群

我伤害了自己
当冷言冷语利箭般射出
我并没有站得很直
脚下的地在沦陷

上帝曾赐我两种药
我怕苦,选择了甜蜜
从此身染孤独
丢失了有你的路


(续14)


斜风细雨中,秋越走越深
天空日渐清瘦,如叶削薄的脸
被渐寒的风拧干了水

我喜欢跌坐在椅子里
像甩掉沉重的躯壳
灵魂开始游荡,追随

有多久,我和我自己离失
互不音讯,直至
触上小希的眼神
她凝望我时,令我心池涟漪

那不是自己吗
清澈中微含忧郁
有一点点期盼一点点无奈
哦,我曾这样凝望谁



(续15)


十月的早晨,终于找到了桂香
那黄色的花瓣精致细小
洋溢着金秋的喜悦
在茂密苍翠的枝叶间安详静谧

我是那么贪婪
站在无人的树下
深深允吸金秋的气息
痴迷如坠梦境,久不起身

归来,指间拈花惹香
道不清心情里藏了什么滋味
偏是这浓浓的香气
撩起翻船的往事

年年此时花开如约
却不见,花丛中人依旧


(续16)


每当车行过一片片金黄色的稻田
我总想把它们存储在相机里
那是我儿时的朋友
她们曾丰富童年的足迹

如今城市正向绿野蔓延
山风再也不能,拂发,拂裸露的肩膀
崖谷溪涧,口哨声,青涩纯朴的羞红
已为岁月长廓上模糊的片角

我无法抗拒鬓色改变
女人的向往多么有限
还总要被语言封锁蔚蓝的航线

无可救药钟情于黑
仿佛学那白纸
在被染黑之前先受墨的洗礼



(续17)


匍匐,我的心紧紧抓着十指
向一束光行近
放弃是一种罪行
没有人愿意将自己囚禁

不要找到我,没有一个我
是原来那昨日芳踪
不要想起我,驿站上
是一座椅眺望的尘埃

你要飞,向西飞
飞向沙漠,飞向戈壁,飞向高原,
蓝天白云从此和你更近了

总学不会包装
没有包装的礼物掩埋在时间的泥河中
一如腹内诗稿,从不赠阅


(续18)


秋天,并不全是伤感的诗句
田野一丘丘金黄色的等待喜悦流溢
风和着阳光孵化着人们的笑容
有花有果有漫山遍野风景

天天天向晴,我心似天
湛蓝,又被秋叶染上斑斓色彩
这分明是人间,历史残余的痕迹
隐匿着难割舍的命脉

不敢称此为仙境
也许是梦幻,可以暂时不醒
被煮沸的血液抵达冰封已久的角落
如一片相思红如火蔓延重峦

轻调一湖浓郁的黄昏
让这孤舟泊进烟霞弥漫的夜影


(续19)


一首老歌重复了很久
拨弄着冬夜的幺弦
岁月披上了严密的风衣
此处,最近的爱已站成遥远

歌声如风,吹皱一池月光
你是那迷失的羔羊
无意而沦落沼泽
月光也为你凝起白霜

风从西边匆匆而来
红豆与蒹葭在仰望中低到了尘里
哪里是你昨日身影的标点
没有一次回首可以重聚

这也不过是一枝腊梅
耐寒,却耐不了春风的摇曳


(续20)

冬季是一个收藏家
慢慢收敛起张扬、放浪、浮躁
收卷起春秋和江山
河流放缓了节奏

树叶们换上红黄橙紫
全心以赴隆冬召开的盛大宴会
明知此去无回
也无怨悔

在她们当中,有一片红叶
像极了我
风动她舞,风静她止

阳光涂在脸上,正好
盖住一缕烟丝般的忧伤
手心温度从零位盘旋而上



(续21)


有一些巧合并不来自偶然
是上帝对某一刻的准备
安插在你心上
而你又准时射出这枝弦上箭

就这样,惊喜诞生
来不及拿着钱币去兑换礼物
连瓶里的佳酿也来不及开塞

时光踮着脚尖蒙着嘴唇
带着人儿离开了现场
余味是不得已掐灭的烟蒂
暗自冷却在视线里

是贫穷还是富有
橱窗里都摆不出一种心律
只有这呼吸是直接的,肺腑的


(续22)


寒冬不紧不慢回到人们身边
陪他而来的是绵绵细雨
和日益锋利的北风

他们把街头闲逛的影子
都赶进了一个个小店或商场
那里琳琅满目,每件物品都贴欢迎惠顾的标签
即使受冷落久了的也暗藏着喜色

女人百里挑一,挑走了素淡的丝巾
摊开可裹住她的躯体
折起绕在她脖上正好三圈

气温每日欲降
铺床的地方总生着冷气
仿佛有漏洞,好像又没有
只有任一张张日子去堵那风口


(续23)


我在故乡,遇上冬天里第一场雪
染尘的屋檐盖上了白色棉被
这陌生的温暖让众物有了安祥的睡意

只有夜猫在寂静中烙下朵朵寒梅
镶嵌在雪绒布上,冷凝,孤傲
像片片白云固执地漂泊在故乡
那么亲切又那么遥远

如冰霄花近近地结在窗棱上
却在阳光里消逝虚无
也许我就是那朵冰凌花
在冰雪消融时艳丽盛开,却不可靠近

是否每一种美丽都含着毒
每一帖解药都让人辛苦
如何才能守得这身银装,这心宁静


(续24)


从昨夜到今晚,油汀一直开着
屋子与室外的温度才有了区别
圣诞节不下雪是不可想象的
我想起了圣经,却想不起它在哪个箱底

一如那些经久远去的身影
仿佛还在耳畔回绕,却已了无痕迹
如果心有千层,那么每个昨天都会将其剥落
一层层带走,包括一些痛

究竟是习惯还是麻木
人生应有大喜大悲有起有伏
我在旧笑容里解救正欲落幕的自信

泛潮的空气里需要更多火柴
去引燃那根松樟
油香会在火光通红时冒然扑鼻



(续25)


我知道春的消息就挟在呼啸的北风里
无论怎么张望,她都不会现形
我是那样焦急想看看她的模样
她的包裹里到底寄存着什么种子

2011新年的第一天,祝福的信息
像一支支短箭满天飞
千里之外传来归人的足音,是春的气息

冬天从未卸下孕育万物的职责
如果春天很美丽,那也是冬的孩子
她的母亲曾经萧条,冷落,凄苦,寒碜

即使收获的是另一个季节
也不曾怨恨,记仇,报复,弃离
倒是我,现在正坐于这样伟大的母亲身边
显现出极大的反差,我原来是如此地不坚定



(续26)


城市新的更新旧的更旧
老房子的人搬到了新房子
外来者又搬到了老房子
他们交叉成时代的一道风景

我习惯徒步,便能遇到一些场景
那是个天约黄昏时
一扇门敞开着,对门的床上
一个女人若无其事地躺着

她许是也看见了我,或者没有
一个路过她门前的女人
两个互不相干的灵魂
她们是否在那一刻对视而猜测彼此心思

之前,我确实觉得这路面比较暗
后来才有了灯光,虽然路灯还是原来那一盏



(续27)


岸在那里,你要怎么渡过去
桥在河上,船在河中
可你怎么还在岸的这头张望

也许你已过了河,也到了岸
迷惑之色依然泛在你微漾的眼波里
你开始回望出发的地方
发现所有的离别地都是对岸

当怀疑抽薪发芽
该去检测一下自己远离的步子
该严肃问问昨天你陪影子去了哪里

当你静静地数着泪滴
时光不知已偷笑过多少次
它拿着你的青春送给了快乐奔跑的人
只有你这个傻瓜吟风弄月,要到几时



(续28)


你笑,像雨后彩虹
一瞬间,却是无比美丽
那些风风雨雨都会在灿烂的阳光下消失
碎了的昨日不必再拼凑

浴火重生的你呀
必将有一个新的自我来接洽
不要害怕,不要拒绝
不要让旁观者的目光白白吞去你的左右

慢慢修复内外的伤
除了服用时间这帖良药
你还要擦拭裂痕的伤口

整个冬季都有雪花的舞姿
虽然冰清,但你喜欢那细细柔柔
一时也能掩去之前日日夜夜的苦愁



(续29)



经过的人也许会有片刻停留
毕竟这些花瓶玲珑剔透,姿色绕人
它们的摆设常常勾起女人的旧心思
好象它们折射出来的光泽触摸到你心底的弦

其实地点人物事件都发生在昨天
但因那一个无眠的夜晚
将它们拉长了景深
是的,仿佛走回来有些年了

也许再一转眼
光秃的梧桐树又翠枝娇叶
只是凤凰活在传说中

每一次细雨濛濛
每一次频频回眸
已不知身处,不知年岁



(续30)


现在想起大海里每一滴水
它们必都经过故事
最后归于海,随海而安

每一个经过人间的人
总会带走一些色彩
或留下点什么

这样,在某年某月某日时
有记忆可以搜索
或偶尔被深深想起

朝朝暮暮会是奢望吗
约定又能怎样
总有理由在反面唆使

春天总令冬天里的人们无限期待
我却觉得春天花太俏


(续31)


我们都是手拿经卷的人
很多时候字符顺畅地穿过大脑
没有停顿,像风流利地吹

生老病死谁也不情愿的事
到底还是被接受着
可磨难远比你想象得要来得快
它像手榴弹击中你

弹断你生活的羽翼
无论有多么纷乱
请一定要紧握丘比特之箭

经卷里有太多生僻字
也许不必认识
在那些句子或者段落里
却藏着机关给有心人



(续32)


长长一段时间
她失去了思想的力气
渡河的船,靠船的岸
搜索不到一点痕迹

她像走失在这个世界的人
心里是不可收拾的狼藉
熟悉的面孔陌生的灵魂
一墙难以逾越的距离

就像蒲公英吧
随风而安,即使每一季
都在增添她的乡愁

就算是向日葵、映日荷
孤独的成长,刹那的盛开,丑陋的谢幕
又可曾听得一声叹息,惟忆其笑


(续33)


是岸等待太久之后的木然
还是与生俱来的淡然
看那潮来潮去
却不像我用一生去期待那一场目击

仅仅是微弱的记忆
想象一次又一次汹涌澎湃
想象赶海的足迹漫过沙滩走进阳光
想象贝壳上深印下自己的名字

所谓美好,是珍藏在扉页又不显现的烙文
一瞬间的空白里可以飘起一天空雨
原谅时间贴在我身上的装甲
熄灭的火炉边生硬如铁

像潮退去之后伫立不动的岸
目光荒凉,开满冰花


(续34)


潮水又一次袭来
在丹桂飘香前
汹涌而猛烈

心在死亡的路上不时回头
只为那些苞裹依然
风沙覆盖了岁月
岁月埋藏了朱砂

我的翅膀系在千年的雕梁上
不可触及苍天的脸
我的眼泪如泉涌注
也迅速干涸

子夜,干净而安宁
在黑色的深处静静独坐
省视喜怒与哀乐


(续35)


不要轻意叹息
落叶在空中完成生命之舞
野草在灰烬里留住下一个春天
你,仰起头,望见雁往北

一曲终了,一曲又起
人生这出多幕剧
大舞台小舞台台前幕后
各自精彩各自辛酸

经历过,怀念过
最后都落入时间的海
痛过,哭过,爱过,笑过
都连成串挂在心间

尽管你喜欢通透如玉
言不尽意不达宁为笼中虎


(续36)


你是出不了俗套的
世俗已侵入你的肉体
在佛面前这已显现
你的愚笨,爱钻牛角尖

清高、纯真、羞涩远去
留下轻浮、肤浅、痴笑

萎缩的胆紧攥真言
晚餐摆上眼前,你也禁食
只为明朝醒来的饥饿
于是情愿空白也不想错写

闲时,读三两句诗词
便厌倦了清照的多愁
嗔怪慕蓉的多情
却无睹自己刺骨的寡淡


(续37)


太多的了解如织茧
你以为的锦锻紧紧缠绕
不出口,内心已脱落角质
这就是语言,一个人的表达

有些伤害必然
防不胜防,它们自发
随带隐隐的幽怨
无意,又无可奈何朝你

抱歉总是多余
而你掩饰不住这种心情
寒冷在季节之外存在

在你熟悉的眼神里
在天使那里,你交出了笑容
昨日一场梦正入尾声


(续38)


想起当年对红酒的狂热
与后来的敬而远之
逐渐平复的内心
把皱褶推移至皮表

冰箱上的红酒沉默了一年
如果始终未有人启开
她也始终守候玻璃瓶内

当瓶塞随着金属器脱瓶而出
迎接你的是一缕酒香
妖娆如那丝绸缠脖绕颈

你是否来得及退让
你是否愿意熏醉
你怯怯地斟上半杯
轻轻将红色的液体送入味蕾


(续39)


我并不明白那棵光秃的老树
遇见狂风,还能舞得如此轻盈自如
她一定把根深深地扎入泥土
这毅力,这坚韧,这信心,如此执迷

昨天,听说大风来的消息
我的好奇心胜过恐惧
我只为来感受沙石铸就的人间
放下整整一个江南的四季

色彩在眼前暗淡在心中期待
喀尔里克冰川下,不落的太阳
正在悄悄掀开新娘洁白的面纱
那张枯黄的脸将在一夜春风里沐浴如新

她属于驰骋的骏马,属于阵阵驼铃,属于白云般的羊群
而江南的细柔已掩没在粗犷的鸣响中


(续40)


你在时光另一头看到重复景象
如不同时间看到同样平静的大海
可你知否?期间它们曾发生怎样的变化
就在刚逝去的这个十月

黄金般的叶子在胡杨树上灿若明星
汹涌的潮水在钱墉江里狂浪嚎啸

都错过了,你的视觉里只有风后的静静落叶
你经历的是江南不能体现的风沙袭卷
却还保持着江南那雨中的哀愁
沙漠干也隐藏不了这暗地的湿漉

也许你就是这样一道风景掠过别人的眼
无人看到色彩演变的画程
对你的描述无法准确,而所有的评说
也都有些草率,你的心是个谜


(续41)


许是这个年龄承载太多责任
没有停流,更没有逗留
好像一只无形手在背后推
从这到那,从昨到今

啊,我是那四季淙淙的流水
永远不回头,直奔远方
我又似乎是这不变的河床
总有沉淀将浅薄的底积厚

就算淤泥,就算碎石
它们是不被嫌弃的容量

我尽管去了远方
偶尔也会想起曾经一起相随
如果我已停止脚步
相信这是一份重力,它包含了所有的珍藏

在维族家过肉孜节

星期一 八月 20, 2012 3:02 am



在维族家过肉孜节


今天是8月19日,伊斯兰教节日,维吾尔族人称“肉孜节”,用汉语说过“小年”,七十天后还有个古尔邦节,那才是他们的大年。

肉孜节,即是全球伊斯兰教的开斋节。我有两个朋友,一个土耳其,一个沙特,每年他们过这个节时都曾向我说起过,在这三十天内天亮前到日落都不能吃东西。当时,我很不解,根本无法想象他们这种饮食习惯,尤其是他们对宗教信仰的虔诚,如我之类无法鞭及。

因为过节,机关事业单位都放一天假。汉族人也跟着享受了这一天假期,但我们工地上无假。

中午,大哥受维族朋友卡里木邀请去他家吃饭,硬是把我和他小舅子叫了同去。我本感冒维族身上的羊臊气,怕不适应他们的饮食,可手中的相机却不断提醒我的好奇心,让我顿生前往之意——去了解了解这个神秘的民族也好。

卡里木家就在办公室隔壁单元,他是拆迁户,原住房外墙红色,便叫红房子。与政府拆迁协议之后,我哥租了一套楼房免费让他们居住。自后,也与我哥成了好朋友。

在淖毛湖,除汉族,维族也是大户,占了相当比例。在工作中,去过几个维族家,一进门就能感觉到异族风情。卡里木家依然是典型的维族,每个房间都铺着地毯,卧室没有床,只见一床床花被子整齐地叠在柜子里,给这简单的房间一道亮丽的色彩,甚是醒目好看。我最喜欢的是这地毯,就算在普通的家庭,它也那样精致温馨,为平凡的人们增添了几分高贵。我总是羡慕坐在或走在地毯上的人们,那样能滋生出一种闲情逸趣,或许可以称作小资,但这一点也没有显得浪费和奢侈,恰恰是满足生活之后的真正满足。

我常问维族朋友,你们平时吃什么?他们都说,随便吃。这我知道,绝不会像我们南方人这样一餐要做几个菜,有时请客还满满一桌,吃的少剩的多。相比,伊斯兰教的节日宗旨“斋戒能使有钱人尝尝饥饿的滋味,(使其)不要挥霍无度,要节衣缩食,尝到别人的痛苦”,我们似乎应该感到惭愧。

卡里木的妻子是医生,一个两岁男孩的母亲,才二十多岁。当她端出一大盘手抓饭时,都不敢相信这是出自她的手。大哥向来喜欢吃手抓饭,每每去哈密,几乎都以此充饥。此时,桌上这饭,看看都饱了——实在太多了。就是饭量不错的小舅子,也腾不出再大的胃。一大块羊肉下肚,就“嘎门”了。



吃,是其次。了解,才是我此行目的。

传统的维族人,不吃烟不喝酒不打架,勤劳和睦,友爱团结,特别尊敬长辈。而今,也汉化了许多。

我想,伊斯兰教也与我们汉族人过节一样,是要在这样一年一度的节日里,停下劳动,清理门户,准备美食,穿戴礼服,犒劳自己,关爱亲友,疏远之后重新凝聚。这就是节日的力量,给了人们亲和的纽带。

我这才会看到,在这个节日的早晨,那里热闹如集市,走近才知,是墓地。维族男丁,一个个穿戴礼服礼帽,跪地祭祖。他们念念有词,我听不懂维语,但我能够想象,他们一定在告慰地下之灵,汇报各自现在和祝福将来。

卡里木说,人若向恶,这时候正是闹事之机。是啊,人若向善,此时不正是相互学习之机。

无声深处

星期三 八月 15, 2012 3:06 am



不言旧欢,却不能忘怀
不表内情,却时常梦醒
我们分别被时光带走
在一个回不去的地方
偶尔回味从前

我们都曾是彼此的季节
风花雪月绘就漫漫岁月
它们是十字绣前的画
在一针一线之后溶水而匿
剩下清晰骨质

谁都没有挽回,逝去
像叶落归根,找到终点
我们看到的每一个驿站
都在朝迎晚送中
编辑琐碎又冗长的日子

或许美好,或许伤痛
卷起画轴,为爱,为恨
都在闪念间
那就是过去,曾经的存在
现在,它封了口,自由了眼睛


我的一亩三分地
Blog 拥有人: [ 肖今 ]
作者群: [ angel ]
Blog(博客): [ 观看所有文章 ]
[ 好友名单 ]
Go: [ 上一页/下一页 ]
留言板
星期三 六月 10, 2015 8:37 pm
时光一晃而过,诗歌依旧入微,
岁月不曾回首,生命纵然寻归。
星期五 三月 22, 2013 8:53 pm
好诗连连!
星期二 三月 13, 2012 12:51 am
久违的诗人!

问好肖今!

请光顾我的博客——网易博客东方朔南(或新浪博客东方朔南)。
星期一 七月 18, 2011 6:47 am
雪翼,打你电话了。
别来无恙
星期日 六月 26, 2011 7:40 am
诸暨的大水退么,问好你。
星期一 十二月 27, 2010 5:51 am
寒流

--------------------------------------------------------------------------------

2010-12-27 02:26
[ 编辑 ] [ X ]
寒流啸,
易感冒;
欲健美,
莫冻窕.

人中年,
养老小;
烦恼多,
宜常笑,

抓方向,
莫盯小,
重预防,
风险少.

爱有伴,
偶撒娇;
情春溢,
富贵鸟.

金爱亲,
难寻到;
天地长,
方知晓.

儿女情,
感恩少;
夫妻爱,
长寿高.

人间情,
互动好;
绘新色,
学到老.
星期二 十二月 21, 2010 8:49 pm
你的诗生活气息很丰富多彩,我建议你阅览下面的资料,盼望你将新能源引进诗源,诗人要随时随地与时代气息脉搏相融为一体.
新能源是新生之路
星期二 十二月 21, 2010 8:25 pm
悲观是慢性的毒药,切不可久留乐观主义者是在任何时候都发掘出生活的积极因素,不要违心的生活,惦记你的健康成长!
星期六 十一月 27, 2010 10:20 pm
眼戴墨镜
怕泪花滴
嘴唇欲笑
方掩心痛
星期六 十一月 27, 2010 10:17 pm
酷,酷,好酷
靓,靓,很靓
花不如君艳,
比不过君香.
关于 肖今
注册时间
星期三 六月 16, 2004 2:25 am
来自
Free sky
职业
Free
兴趣
HI
Blog(博客)
Blog(博客)启始于
星期六 三月 18, 2006 4:29 am
文章数量
1526
Blog(博客)历史
4928 天
回响总数
477
观看人数
167156
RSS
RSS 反馈